【蔺靖/现代灵异AU】参商(三)

预警:主要人物死亡,但不是BE……

作者本人对HE的理解是:两个人,好好的,在一起。基于这样的理解,本文的HE不是典型HE,不喜请迅速撤离




关于一见钟情这件事,许多人做过研究,给出过各种各样的解释。有人说是因为温度。如果当你遇到一个人时,体温能升高并保持在一定温度,就会大大提高爱上那个人的几率。也有人说是因为味道。气味相投是有其道理的,人始终无法摆脱动物性,会受一个人散发出的荷尔蒙,也就是气味的影响而受到吸引。


那我这算怎么回事呢?蔺晨盯着不远处的那个人——那个鬼百思不得其解。


萧景琰丝毫没有觉察到他的目光,正把大半张脸都埋在碗里,十分专注地吃小馄饨。他吃相虽然文雅,但也看得出真的吃得香。蔺晨坐在他对面小口抿着豆浆,看着他这个吃相,觉得豆浆也变得格外好喝些似的。


这个人——这个鬼,气味自然是半点没有,蔺晨也偷偷摸过他睡过的被窝,摸不出暖意。


所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蔺家的产业家大业大,蔺晨年轻英俊又多金,永远不缺人投怀送抱。这几年下来他也算是见识过了各样美人,可从来没有哪一个能比萧景琰更让他觉得心动。他吞下一大口豆浆,一边不住扪心自问,一边借着杯子的掩护偷看。桌子对面的鬼吃光了一份小馄饨,正向着小笼包举起筷子,目光还在鸭血粉丝汤与豆腐脑之间游移不定。真好看啊,真好看。蔺晨不觉忘了要吃东西,杯子往桌上一放,撑着下巴专心欣赏起了美人。


要说这摊了满桌的早餐还是蔺晨的功劳。他一大早起来,见萧景琰还在被子里安安稳稳地睡着,便留了个条子,十分殷勤地出门买早饭去了。来不及去名店排长龙买招牌菜,又不知萧景琰爱吃什么,只好尽量多买几种,拿回来满满摆了一桌子。好在皇帝陛下不挑食,胃口好不说,吃什么都是一脸满足,令献殷勤的人十分受用。


看了一会儿,蔺晨又掏出手机来,百度“萧景琰”这个关键字。搜到的内容不算太多,倒还有个百科页面。他点进去,里面的内容不少,有他的生卒年,生平事迹,以及妻妾后代等等。蔺晨一边读,一边不时抬头扫一眼桌边认真吃饭的那一位。根据百度百科上面的记载,萧景琰去世的年份确实已经距今将近一千五百年了。他在位时间虽然不长,但在做皇子时已经立下不少战功,因此生平一栏洋洋洒洒,倒也写了不少。蔺晨一目十行地看完,萧景琰刚好消灭掉了那碗鸭血粉丝。两人恰好同时抬起头来,目光一对,萧景琰下意识地伸舌舔了舔下唇,露出些赧然来。


蔺晨便笑了:“吃饱了?”


萧景琰眨眨眼睛,不出声地点头。


这个人活了四十一岁,后人总结他的生平,也不过是冷冰冰的几千字,书写着他打过几场胜仗,有过怎样的政绩。读了他一生的事迹,蔺晨反而不知道萧景琰对自己而言,是更加真实还是更加虚无了。史书里不会记载他吃过东西后,嘴唇上会多一层极淡的血色,还笼着闪亮亮的光泽。他在朝堂上与人据理力争是什么样,率领着军队征战沙场又是什么样?蔺晨盯着萧景琰,竭力想使眼前浮现出遥远的千百年前的景象。一晃神,眼前的却是他在欧式的餐桌边,收拾塑料袋和一次性餐具的身影。


蔺晨心想,这陛下还真是一点架子也没有,什么都亲力亲为。


据史料记载,萧景琰在几个兄弟之中,原本并不受父亲重视。他长年领兵在外,回京的机会并不多,父亲对他也较为淡漠,反而是皇长兄与他关系更为亲密。他与当时大梁的精锐军队“赤焰军”的少帅林殊交情很好,两人情同手足。可惜在萧景琰尚是少年时,赤焰冤案爆发了,他的长兄与挚友皆蒙冤而死。其后十三年中,萧景琰一直没有放弃为涉案的人鸣冤平反,也因此十分受父亲冷落。好在他办事得力,终于越来越受重用,被立为太子,又如愿洗雪了赤焰一案中涉案人的冤屈。不久他父亲驾崩,他便顺理成章地即位。即位后萧景琰更是殚精竭虑,只可惜在位时间只有短短九年。


“景琰啊,”蔺晨出声叫他,被点到名字的那位便回过头来,对这个过于亲密的叫法并没有在意。


“还记得林殊吗?”蔺晨问。


萧景琰皱眉思索片刻,摇了摇头。


“这上面说,这人是你的挚友,十三年间几乎所有人都认定他们家人谋反,只有你坚信他们是蒙冤,最后终于帮他们平反……有印象吗?”说着蔺晨念了一段百科里的文字,萧景琰仍是摇头。这虽然是意料之中,蔺晨仍是不免有些沮丧。这么重要的人物萧景琰都没有印象,那要想帮他了了心愿转世投胎,真不知要有多难。


他又低头去看百科上的内容,可这一段生平写得太过简略,只说他英年早逝,连死因也没有写。萧景琰自己什么都不记得,只有从史料上去查了。网上的资源有限,恐怕免不了要泡一泡图书馆查找古籍了。好在他本就计划今天回北京,到时请人联系一下,请教一下研究这段历史的教授也不是不行。想到这里,他又想起萧景琰曾提起挖到玉的那个老板恐怕也和他有缘,便又细细问清了当时萧景琰弄出过什么灵异事件,拨通了黄哥的电话。


电话响了许多声才被接通,先是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声音远远地传入听筒:“谁呀一大早找你,你老婆查岗啊?”接着是黄哥的声音:“别特么胡说,这是我主顾!大主顾——蔺老弟啊,起这么早啊?”


蔺晨听他那假作精力饱满的声音便觉虚伪,瞟一眼手表——周六早上,不到九点。他轻笑一声,故意轻松道:“抱歉啊黄哥,是不是打扰了?”


黄哥自然说:“没有没有,哪儿能呢!有事啊?”


蔺晨便十分自然且顺畅地编了一篇话出来,说自己回到南京市里跟几个朋友吃饭,席间炫耀新得的好玉,结果被当地人科普了关于这玉的灵异故事。眼下这玉虽然还好好地在手里没丢,但谁知道会不会哪天又跑回那宅子去了——黄哥,您该不会是拿个好东西钓着讹我的钱吧?


电话那头的黄哥万没想到这事会这么快露馅,一惊之下说话也不如平常那么四平八稳:“哎哟我的蔺老弟!哪儿能啊!你哥哥我不是那样的人啊,真就是建那宅子的那位老板想出手,我一想您是位行家才打的电话,这些事儿我一概不知道,怎么敢讹您呢!”


蔺晨听他又提到“那位老板”,正中自己下怀,便说:“这么说来,那卖玉的老板不厚道啊,是个什么人物啊?”


黄哥一听,立刻和盘托出,还不忘把所有脏水都泼到这位老板身上:“这是位上海人,姓梅,喜欢咱们南京这地方才建的这庄园,谁想到挖出块玉来呢。他告诉我不玩玉器,不想留,才叫我卖了,我也不知道他有这事瞒着我啊。”说到此处,他话锋一转,“再说了,蔺老弟您是明白人,这些个虚头巴脑的事,十有八九都是别人谣传,能有一成真就不错啦!您想想,玉又没长腿,能到处乱跑么?这不符合科学规律啊对不对……”


他罗里吧嗦地说下去,蔺晨给他只耳朵听着,分心去瞧正盯着自己打电话的萧景琰。管你符不符合科学规律呢,人家陛下就在这呢。他等着电话那头啰嗦完了,再打听了几句梅老板的信息,便把电话挂了。


萧景琰便问:“公子适才是与何人通话?”他竟然懂得刚才是在打电话,看来在现代社会也学了些常识。


蔺晨道:“我问清楚了那个庄园主人是谁,不过那人现在在俄罗斯,过阵子才回来,咱们一时还见不着。所以今天我还是带你回北京,咱们也好仔细查查你们那段历史。”


萧景琰又是安静点头,半晌才道:“公子费心了。”


蔺晨一怔,也只是点了点头,心想妈了个蛋老子这么能言善辩口吐莲花的人物,竟然一晚上就被这鬼传染了个默默点头的习惯……脑子里的弹幕还没刷完屏,只听那鬼又说道:“不过公子放心,我非忘恩负义之人,绝不会不告而别。”


蔺晨一呆,问道:“我什么时候说你忘恩负义了?”


萧景琰说:“公子适才说道,玉不知哪一日就回到宅子去了,我只想告诉公子,景琰绝不会做这等事。”


蔺晨这才大笑起来:“那是我诓他的……你怎么这么实诚啊?这样当皇帝不会被骗吗?”


萧景琰睁圆了一双水光潋滟的眼睛瞪过来,蔺晨只觉这人实在是可爱得不行,自己手指尖一阵痒痒的,恨不得伸手过去狠狠捏一捏他的脸颊才好。萧景琰不想理他,扭头继续收桌上的残局去了。蔺晨屁颠颠地过去帮忙,嘴里还盘算着回北京先去哪家吃好的,忽然想起在北京的住处还没安排。


他父母名下本就有不少房产,蔺晨自己赚钱后也曾购入几套,其中有一套感情最深,是他用自己的钱买的第一套房子。那房子面积不大,胜在地点好,交通便捷,生活方便;周围被老住宅区包围,去菜市场或买地道早餐都十分方便,生活气息十足。早几年蔺晨喜欢精致漂亮的洋房别墅,近年来才开始钟情于这种烟火气满满的住处,便也想带萧景琰过去感受一下。他给私人助理拨了个电话,叫他尽快找人把房子打扫一下,添置些米啊菜啊之类的,自己晚上就会回去。又叫助理联系一下北大历史系有没有研究南梁的教授,看能不能请出来聊聊。打完电话,正想问萧景琰晚上想吃火锅还是想吃鸭子,却见他走过来恭恭敬敬对着自己一揖。


蔺晨惊得往一边跳开:“你干什么?”


萧景琰正色道:“公子如此费心操持,景琰无以为报,大恩不敢言谢,只有对公子一礼。”


蔺晨摆手道:“费什么心啊,都不是什么难事儿。而且你也别抱太大期待,省得到时候失望——就说那姓梅的,你说估计是有缘,可咱俩还有缘呢,你这都跟我睡了一晚上了,也没见你想起什么来。”话音未落,只见萧景琰眉心微攒,欲言又止,蔺晨瞪大了眼睛,“不是吧!你想起来了?那你怎么不说啊!”


萧景琰有些为难地道:“昨日梦中景象纷乱,醒来大半便忘却了,只记得梦中见了送我玉牌那人,也不知是梦是真。”


蔺晨急切道:“你管他是梦是真呢,现在有点线索都是好的,你快说说,时间久了就真的全忘了。”


萧景琰回忆道:“那人……白衣长发,潇洒不凡,这玉牌本是同他衣衫一般的白色,是他亲手打磨的。玉上的字也是他亲手雕琢,他手法笨拙,我笑他,他也不恼,帮我将玉佩在身上……旁的,就不记得了。”他讲完,却见蔺晨神色有些僵硬,又问,“蔺公子?有何不妥么?”


蔺晨皱眉道:“说了不要公子公子的,多陌生啊。”见萧景琰不明所以地点头,他又觉自己话说得重了些,清了清嗓子,放缓了语气,“这人是谁啊?”


萧景琰摇头道:“不记得了。”


蔺晨点点头,没再说话,转身佯装倒水喝,却偷偷用余光觑着萧景琰神色。那鬼明明是惨白的一张脸,可刚刚说到“那人”时,整张脸像有一束光投下来一样地亮起来了,还是柔光,自带浪漫泡泡效果的……搞什么?史书里不是说他好朋友叫林殊吗?怎么说到林殊时一脸茫然,说到“那人”时就一脸柔情啊?喜欢上一个游荡了一千五百年的鬼还不算,竟然又半路杀出来个情敌吗?蔺晨感到很不高兴,泄愤一样咕噜咕噜大口灌水。


谁知萧景琰看上去总是一副懵懂茫然的样子,其实十分敏感,发现蔺晨神色有异,在他身后轻声道:“蔺公……蔺晨,抱歉,我尽力回想,定不会叨扰太久……”


蔺晨这才醒悟对方误会了,猛地转过身来:“不是不是,你别多想,我就是——”他顿住,在短短十几分钟之内再次不知说什么好,总不能坦白自己是吃醋了吧?只好狠狠地抓了几把头发,吐了口气,“就是,就是不知道你到底是想吃鸭子还是吃火锅?”





TBC







评论(42)
热度(213)

© 小梅枝上东君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