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衍生/凌李】相会有期番外 雪霁

被屏重发

真的只是肉汤 很短的一小段 

在袖底的帖子里加粗标蓝了,用iPhone自带浏览器试了一下,感觉比较醒目了,如果大家觉得不容易找请告诉我~

然后有小伙伴提到了希望放文到不老歌

……可是我听说不老歌也不大安稳的样子?

我现在先慢慢把文贴过去 到时候补一下链接给大家 我们走一步看一步吧T T

——————————————————————


你们要的波士顿番外!

其实我造你们只是想加餐

仍然只是肉汤,毕竟如果太肉和基调不符……但愿lofter放过我→ 结果它并没有

花一天仓促写成,还请不嫌弃~

借用了 @Tutupeace  姑娘提到的雪后黄昏,谢谢姑娘!其实我没见到,都是YY的(手动再见

果然还是大雪最能体现本地风格




波士顿原本并不在李熏然的旅行计划中。他出国来是为了散心,作为一个观光客,到纽约看看自由女神,参观一下帝国大厦第五大道之类也就差不多了。说到波士顿,想到的总是美国历史或是博物馆,他自觉并没有闲情逸致去逛一逛。还有全球闻名的大学,他做旅行计划时盯着那所学校的名字十分纠结——凌远那闪闪发光的履历上,这所学校的名字算得上是最闪亮处之一。去苦恋数年的人的母校朝圣似乎对改善情绪并没有什么益处。李熏然抛下纸笔,把自己埋进床里,把城市的名字和那个人都挡在脑海之外。


谁能想到人生如此无常啊。他现在在就抱着双手站在人来人往的波士顿洛根国际机场,那位他曾经努力不去想的先生正一面走出海关,一面把护照往包里塞;抬头见到李熏然正站在海关外等自己,立刻露出一个笑来,小跑几步到他面前。


李熏然捂住胸口。


凌远还在忙着整理自己的包,忙里偷闲瞥他一眼:“怎么了?你护照收好了吗?”


李熏然揉揉胸口:“你朝我一笑,我心里就像要化了一样。”


凌远被这一记直球攻得愣住一秒,又恢复游刃有余:“怎么笑?这样笑?”说着唇角一勾,又送上一个笑容。见李熏然盯着自己发呆的样子,忍不住凑上去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李熏然被亲得满脸通红:“这么多人呢!”


凌远抓过他的手来握紧:“我亲我男朋友,碍着他们什么了。”说着就拽着他向外走去取行李。李熏然被凌大院长三言两语就撩得头顶几乎能冒出蒸气,只好闭嘴不出声,乖乖跟着凌远走了。


凌远原本是为了探望一位老教授才来波士顿,为免耽误国内的工作,他并没有为这段行程留出太多时间。他与另一位老同学约好当天下午一同前去,本是给自己留了一晚休整时间,不想因为天气原因迟了一天抵达,因此到酒店安顿好后就要马不停蹄赶赴教授家里。


去往酒店的出租车上,凌远把自己的安排对李熏然说了,并说酒店的房间原本就是供两人住的,熏然和自己住一间正好。李熏然脸上的红晕还没有完全淡去,听了这话,想起前一天晚上酒店房间里的情景,没什么力道地推了他一把:“谁要跟你一起住了,哼。”


结果两个人走进酒店房间,李熏然面对着房里那张king size大床,一蹦就跳上去打了几个滚,趴在床上回头看凌远。那人正在勤勤恳恳地把两个人的行李放好,一边笑:“不是不和我住么?一进门就躺我床上算怎么回事。”


李熏然嘿嘿嘿地笑,从床上跳起来,跑去挂在凌远脖子上跟他咬耳朵:“凌远凌远,你晚上啥时候回来啊?”


凌远一手把他托住,一手捏捏他那把窄腰:“你下午先去自己逛逛,我晚饭前就回来。你想吃什么?我先去定位子。”


说到食物,李熏然顿时眼睛一亮,立刻在凌远耳边报出一串菜名。凌远一边应,一边掏出手机查找餐厅,又说:“明天我没有安排,再带你到处走走,你先想想要去哪。”见时间已经不早,又在李熏然额头上亲了亲,抓起大衣风风火火地走了。李熏然一个人在床上滚来滚去地傻笑了一会儿,终于觉得有些无聊,掏出手机开始搜波士顿旅游攻略。


他最终决定去离酒店不远的那条购物街转一转。路上见到那家卖各种化妆品的店,先钻进去对照着简瑶简萱丢给他的购物清单艰难地寻找目标。等到完成了任务,才从路这头慢慢逛到那头。街边堆着积雪,衬着两旁的红砖小楼,天上飘着大团的白云彩,随手拍张照片都能直接拿来当明信片。李熏然虽然不认识大半牌子,不过只看街景,心情也很不错。路上遇见认识的牌子,给他爸买了两件polo衫,给他妈买了瓶香奈儿五号,转头看见巴宝莉的店就在不远。


李熏然同大部分直男同志们一样,对穿衣打扮并不是非常在意,幸好身材不错,穿什么都还算好看。只有他的青梅竹马简瑶同学不能忍受一个帅哥对自己这么低要求,一开始是试图训练李熏然的时尚技能,后来发现很难点亮;最后简瑶只得放弃,大笔一挥给他写下几家大牌:“以后这几家衣服,认准了买就是了,随机排列组合,瞎猫总有撞上死耗子的时候。”


李熏然本就瘦高,肩宽腰细,他又不喜欢夸张颜色,认准大牌买下来,效果竟然很好。巴宝莉正是其中一家,他这时候见到专卖店,便想进去添置些衣服。他挑了两件衬衣,回头见一排排的男士领带,不由想起凌远那西装革履的样子。


他看看时间,国内已是夜深,但仍是掏出手机发微信给简瑶:“瑶瑶,睡了没?”


简瑶回得很快,是一张照片,里面是一个瘦削男子站在一大块白板前的背影,很快又是一条信息跟来:“老板不睡,小兵也不敢睡。”


李熏然瞧着照片里白板上密密麻麻的字迹,忽然有点怀念那些通宵整理案情寻找线索的日子了。


“薄大教授辛苦啦。简小姐也辛苦啦。”他回,又接上一条,“简小姐要的东西已经买齐了,有没有感到些许安慰?”


“一点点吧。”简瑶回,后面接了个坏笑的表情。李熏然也笑起来,回道:“你有空吗?帮我参谋参谋?”然后拍了一张各式领带的照片发过去。


简瑶回道:“你不是说没有打领带的场合,预备个一两条就够了吗?又想通了?”


李熏然脸一热,还是回道:“不是买给我的。”


那边短暂地静默了一刻,接着就是一连串的语音砸进微信。


“李熏然你什么情况啊啊啊啊啊?”


“这领带不便宜啊你这是买给谁的?别说是你爸啊你爸从来都不打领带!”


“薄靳言说你有男票了。”


“你有男票了你不告诉我!快给我从实招来!是不是在外面邂逅的外国帅哥!”


“薄靳言说凭你的英语钓不上外国帅哥哈哈哈哈哈”


李熏然头都大了,简瑶的语音一条接一条,手机震得像疯了一样,他手忙脚乱地来不及打字回复,只好先回了一条语音:“具体等我回去了再和你说,你先帮我挑挑。”


八卦模式全开的简瑶自然不会被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打发,但竟然乖乖地没再继续追问,开始认认真真帮他挑起领带来。李熏然完全不相信简小姐对自己的感情生活失去了兴趣,他比较倾向于认为薄靳言已经推理出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就好像他在李熏然身上装了个针孔摄像机加窃听器一样。


这大概也就意味着等他回去,他爸妈,简瑶她妈,简萱等一系列人等就已经对这个故事耳熟能详了。想到这里李熏然简直生无可恋。买好东西拎着袋子出门,正好接到凌远的电话,问他在哪。李熏然说自己刚刚疯狂血拼了一番,正准备把拼到的东西放回酒店,然后睡一觉回回血。凌远在电话那头笑,说着好,等他忙完就回酒店接李熏然一起去吃晚饭。


挂了电话的凌院长靠回座椅背上,忽然眼尖地在发现了一家熟悉的连锁便利店的标识,忙叫负责开车的老同学靠边停车,说自己有些东西要进去买。老同学于是停了车,在路边等他。没过多久便见凌远拎着店家的袋子走出来,只是他套了双层塑料袋,看不出里面装了什么。等凌远坐回车内,老同学一面重新发动汽车一面随口问:“忘记带牙刷了?”


买了一袋各式安(嘿嘿)全(哈哈)套和润滑剂的凌院长一本正经地冷静答道:“嗯,酒店的用不惯。”


他提着那袋计生用品回到房间,房里没有开灯,一片昏暗;没有拉窗帘的落地大窗外是已经亮起来的城市灯火,和阴沉沉的夜空。凌远借着外面的灯光找到了裹在被子里睡得正香的李熏然,把他轻轻摇醒了。李熏然时不时还有些时差反应,这时候正困得不行,拉着凌远的胳膊企图把他拽到床上一起接着睡。凌远笑着在他耳边轻声说一句:“睡可以,不吃龙虾啦?”李熏然眉毛一皱,却努力把眼睛睁开了:“吃……”


最终凌远成功用食物把李熏然诱惑起床,怕他刚刚睡醒,出门会着凉,监督他穿好了厚外套,又围了围巾戴了帽子才去穿自己的外衣。李熏然趁他不注意,从下午买的一堆东西里又快又准地发现了那条精心挑选的领带,藏进口袋里。


定好的餐厅是凌远那位在波士顿住了几十年的老教授推荐的,离酒店并不远,两人酒足饭饱,手拉着手走回酒店。李熏然一整晚都在寻找一个送出礼物的时机,可餐厅里的气氛太好,又有灯光又有小蜡烛,还有小提琴四重奏。他一不小心就沉醉在佳肴美酒跟男朋友的笑里,把自己口袋里的小秘密忘了个一干二净。这时走过街边一个不大的公园,公园里那几棵光秃秃的树上挂了小灯作装饰,看起来和电影里的浪漫场景很相似。于是李熏然拉拉凌远,示意他停一下。


凌远问:“怎么啦?”


李熏然把那个藏了一晚上的盒子掏出来,递过去:“我今天去给家里人买东西,看见这个好看,就、就顺手买给你了。”


盒子热烘烘的,带着李熏然的体温。凌远打开盖子,里面是一条深色的领带,有低调的暗纹,是一种不张扬的优雅。李熏然目不转睛地望着凌远的表情,眼见着他脸上渐渐绽开一个笑,只觉得自己的心不仅要化了,连呼吸都有点困难。


“谢谢。”凌远在他耳边低声说,“幸好我今天准备了回礼。”


李熏然万万没想到回礼是这样的。


来袖底看回礼


等到李熏然回过神来,自己仍躺在被汗水浸得潮乎乎的床上,凌远在他旁边躺着喘气,胸膛上尚有亮晶晶的汗迹。李熏然虽然已经喜欢了他很多年,却没想到夙愿终于达成的感觉会这么刺激,做到他一时失了神。想到这儿一骨碌缠到凌远身上,对着他鼻子啊呜就是一口。所幸没用多大力气,只咬到一嘴咸涩涩的汗,李熏然呸呸呸地吐个不停。凌远在旁笑道:“偷鸡不成蚀把米。”


李熏然只当没听见,拖着凌远去洗漱。去浴室时路过那个双层袋子,里面各种套和润滑剂还剩了许多。李熏然盯着袋子看了一会儿,咬着嘴唇朝凌远一笑,直接拽着他就进了浴室。凌远笑道:“李警官这个举动很有深意啊,就是不知道我理解得对不对?”


李熏然胡乱拿手去捂凌远的脸,一边笑:“你少乱想,今天的限额用完了,等下次吧!”凌远拨开他的手去吻他,李熏然却只潦草地给他一吻,躲进淋浴间洗澡去了。


看起来真的不想再来一次的样子。凌远想着今晚是两人之间的初次,确实不要冒进的好,免得欲速则不达。于是站在外面刷了牙,随手裹了件浴衣出来打电话给客房服务,请他们送来新的床被。等李熏然洗漱完毕,凌远已经把床重新整理好了。于是李熏然幸福地扑进被子,凌远自去洗澡,出来时床上的人已经打起了轻轻的呼噜。


第二天李熏然一大早就把凌远弄起来,要求到市里观光,第一站就是那所世界知名的大学。凌远看一眼电子钟上显示的清晨六点,很后悔昨晚没有把小李警官的精力完全榨干。


李熏然终于来到向往已久的校园,精力充沛地拉着凌远看这里看那里,拍了不少照片,还兴致勃勃地去摸了那座著名雕像的左脚。凌远在后面捧着手机偷拍,被李警官机灵地发现了,回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


两人本计划接下来去不远处的另一所名校,谁知还没走到地铁站,天上又飘起了雪花;先是细小的雪末,很快就变成大片的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两人只好取消一切出行计划,急急忙忙赶回酒店。从房间里的落地大窗望出去视野最好,只见这场来得突然的雪越下越大,雪片密密地从眼前掠过,连对面的建筑也要看不清了。李熏然趴在窗户上朝外看,又喊凌远也来看:“你瞧你瞧,幸好我们早早回来,如果这时还在外面,连回来都难了。”想了想又笑起来,“不过我最想去的地方已经去过了,所以也不遗憾啦。”


凌远正在用酒店的咖啡机烧热水给他喝,随口问:“看不出你还有名校情结?”


李熏然回过头来对他的不解风情表示愤怒:“什么呀,还不是因为那是你母校吗!”


凌远愣住:“可是医学院不在那……”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了十秒钟。李熏然猛地转回身去,只留一双红通通的耳朵给凌远看。凌远忍着笑上前去抱他,李警官不怎么认真地扭来扭去不让抱,最后被凌院长拦腰一扛,丢到床上去了。李熏然见他还是一脸忍俊不禁,自己也忍不住觉得好笑,不过即便如此也不许凌远笑,于是伸手去捏住了凌远的鼻子。凌远握住他的手拉下来,低头便吻了上去。


大雪仍在下,这个时候再出门显然是极不明智的。两人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消磨在温暖的室内,在柔软的床上。于是这一次进行得缓慢而温柔,伴随着一个又一个缠绵又甜美的亲吻。李熏然把两条长腿缠到凌远的腰上,凌远不紧不慢地探索他身体里的每一寸,碰到格外敏感的地方时李熏然便小声呻()吟,拉着凌远的胳膊求他再多碰一碰那里。


中午时分李熏然累得瘫软在床上,指挥凌远去打电话叫客房服务,就在床上消灭了一份汉堡和一份鸡翅,还觉得意犹未尽,又去抢凌远的鱼。饭后两个人搂在一起睡了一觉补充体力,睡醒时已是黄昏。原来天早已经晴了,夕阳映在积雪上,平添一层暖意。李熏然挣脱开凌远搭在自己腰上的手臂冲到窗前去看,兴高采烈地问他:“你看外面雪景好美,我们出去逛逛好不好?”


雪景确实很美,这场雪时间虽然不长,但雪量很大,积起厚厚一层在红砖房子顶上;像是红丝绒蛋糕上被涂了厚厚一层奶油。可李熏然光溜溜地站在窗前,阳光从他身后射入,照得他好像蒙了一层焦糖,或者别的什么特别甜的东西;眼睛亮闪闪的,配上睡乱的头毛,越发像个少年。凌远不禁深深吻他,吻得他透不过气,两颊爬上熟悉的红晕,才挨在他唇边轻声说:“可我比较想继续消耗那袋东西,你愿不愿意陪我?”


李熏然怎么会拒绝凌远。


这一次越发的绵长,他的腰又酸又软,抖得像要断掉,可他还是不停扭摆着腰去迎合凌远。凌远温热的手掌落在他的腰窝处,恰到好处地揉捏起来,他舒服得舒展着腰肢,叹息着去吮吻凌远的唇舌作为答谢。最后两个人都疲惫却满足不已,李熏然坐在凌远的腰上,已经无力动弹,凌远扶着他的腰,温柔地进出着他的身体。李熏然按着凌远的双手十指相扣,又拉起对方的手来亲吻手背上的骨节。阳光的色泽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粘稠温暖,给雪白的床单染上薄薄的绯红,更给李熏然身上涂上一层仿佛羞色般的殷红。


达到顶峰时,李熏然几乎是跌倒在凌远身边的床上,一动不动地大口喘气。凌远从后面抱住他,轻轻地啄吻他的背。李熏然躺着的角度恰好能见到红彤彤的一轮夕阳夹在高楼之间,就像……一颗红亮亮的咸鸭蛋黄。


李熏然的肚子立刻应景地叫了起来。凌远在他身后笑:“饿啦?”


李熏然“嗯”了一声,又说:“我想吃咸鸭蛋。”


凌远的手伸过来寻找他的手,被他一把握住了。


凌远说:“回国就能吃到了。”


李熏然又应了一声,想起昨天简瑶发来的那张照片。简单的灯光,简单的人物,简单的白板黑笔,铺展开来的却是一宗比一宗复杂的案件。那时他曾经非常享受的情景——抽丝剥茧,顺藤摸瓜,最终解开谜题;更美妙的是,他还能逮住坏人,拯救好人,简直没有比这更棒的工作了。


于是他说:“远哥,我想回国了。”


对方完全没有表现出任何惊奇或担心,只是淡然地应道:“哦,想回去了?”顿了顿,才带了点不安地又问,“还待在江州么?”


李熏然转了个身子看着凌远,没错过年长男人脸上的神情,于是给了他一个吻,微笑道:“其实在哪里都好,可我想去有你在的城市。”


然后他看着那个人脸上的肌肉放松了,也对着自己笑起来。那个人并没有讳莫如深,而是直白地问他:“你准备好了?能说服你父母了?”


李熏然点点头。又想起与简瑶的微信,忽然坏笑着捏住凌大院长的脸:“其实,我爸妈现在可能有更大的事关心了,没空担心这个了。”


“哦?什么事?”


“他们估计已经知道咱俩的事了。”


“啊?!”




END… or TBC!

评论(61)
热度(509)

© 小梅枝上东君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