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衍生】永团圆番外 短章(上)

黄志雄x曲和


※谢谢姑娘们错爱,我我我真的无以为报,爱都在文里了❤

※如果文中没有具体提及时间,则是两个人在一起大约两三个月左右时,即12月底到翌年1月发生的故事

※顺一下时间线:9月曲和赴法,中下旬遇到黄志雄,第六章结尾大概发生在10月下旬(但愿我之前正文里没提过时间相关的事自己打脸,如果有bug请一定告知我)。

※已经发过的那篇番外以及酝酿着还没写的番外从标题可见是一句词的上下联,发生在一年后的这个时候。

※都是小日常,也有应梗,请自行发现=w=

※原本以为能一次性发完的,但是实在太晚了,先发三个好了~全部写完再发袖底


BGM: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中島美嘉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まだあなたに出会ってなかったから”



其一  焦虑


曲和前前后后地仔细打量眼前的男人。


黄志雄身上穿着新买的西装,正对着镜子整理领口和袖口。西装颜色朴素,也不是什么考究昂贵的料子,只是为了他明天的工作面试买的。好在黄志雄身形瘦高,这西装穿在身上也很英气挺拔。他想问曲和的意见,回头正见那人皱着眉毛仔细打量自己的样子,于是问:“怎么样?”


曲和不答话,上前把黄志雄明明刚刚整好的地方又一一理过,又正了正领带。看他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黄志雄不由得逗他:“妈妈,差不多了吧。”


曲和白他一眼,脸上的神色倒也缓和不少。黄志雄抬手捏住他两边脸颊,笑道:“又不是你去面试,你比我还紧张,脸都僵了。”


曲和马上反驳:“我紧张什么,我这是怕你衣冠不整地出门,给我丢人。”


黄志雄故意长长地“哦——”了一声,两手改为捧着对方的脸,低头就在他唇边亲了一口,手掌下的皮肤立刻热了起来。


曲和脸上带了薄薄的红晕,他那对澄澈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黄志雄,看得对方又捧着他的脸亲了过来。曲和扯着他的领带以便让两人离得更近,一边主动张开双唇,好让对方吻得更深。


黄志雄一边吻他一边笑:“我好不容易系上的领带被你扯乱了。”听了这话,曲和反而干脆利落地把他的领带扯下来了:“怕什么?明天我帮你系。”在对方不住落下的亲吻中含含糊糊地说完,“我会一百多种系领带的花样呢……”黄志雄被他得意的口吻逗得乐不可支,于是把人紧紧搂住,手从衣摆探进去抚摸他腰侧的肌肤。曲和在意乱情迷的边缘还不忘喘吁吁地说:“西装、先把西装挂起来,别弄皱了!”


虽然急不可耐,但面试毕竟不能耽误。两个人把西装衬衣领带都好好地收起,才放心地纠缠着倒向床上。曲和的手指冰冷,还有些汗津津的。黄志雄把那些手指一一吻过,吻得它们渐渐暖起来。


这是一种无言的安抚。曲和这个人对黄志雄来说,有时就和他的眼睛一样,清澈得什么也藏不住。


几个月来黄志雄接受治疗,去见心理医生,参加互助会,吃药。最开始的时候很难,但现在情况终于是越来越好了。明天的面试如果成功,不仅仅代表一份补贴家用的工作,更是黄志雄重新融入正常社会关系的第一步。曲和陪着他走过了最难的时候,希望这个新的开始能有一个好彩头。说是迷信也好,总之就是希望一切都顺顺当当,好像这样往后也都能无往不利。


可是越看重也就越担心,随着面试日期逼近,曲和越来越紧张。今晚看着黄志雄在家试西装,想着明天就是面试了,他紧张得手脚冰冷,只有像个强迫症患者一样去整理对方已经整整齐齐的衣领。而黄志雄明白他的焦虑。他用火热的吻搅乱曲和的脑子,让他再也没有余暇去担心明天的事。


有个人已经陪着他从最深的谷底一步步走上来,那么只要和这个人在一起,往后的路上即便有些小小的磕磕绊绊,也没什么大不了。


爱真的会让人变坚强。


第二天曲和果然帮黄志雄仔细打好了领带,细心扶正拉平,才抬头注视面前的男人:“加油。”


黄志雄轻轻吻了他的眉心,说:“放心吧。”


我有你和我在一起呢。



其二  纪念*


黄志雄下班回到家里,发现今天的气氛好像有点不同寻常。


餐厅和客厅里都点了蜡烛,还装点了大把淡粉色的芍药。柔和的烛光还笼罩着餐桌上满桌菜肴,显出一副大餐的架势,和平时的晚餐简直不能同日而语。屋里香气诱人,叫人闻着就馋涎欲滴。厨房里仍传来锅碗瓢盆的声音,显然那人还在忙,没听见黄志雄进门回家。黄志雄满腹好奇地走向厨房,曲和竟然正端了一只蛋糕出来,抬头见了他,脱口就说:“呀!你怎么回来得这么早,我还没弄好呢!”


黄志雄忙给他让开路,奇道:“你要弄什么?”


曲和把蛋糕在餐桌上放好,才有点不好意思地回头说:“我只买了装饰的蜡烛,忘了买插在蛋糕上的小蜡烛了。还想赶在你回来之前出去买的。”


黄志雄渐渐听出些端倪,迟疑着道:“……小蜡烛?”


曲和瞪圆了眼睛:“你连自己的生日也不记得?”


他确实是不记得了。在战场上的时候,每天记挂着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活着。等他终于回到了和平世界,还来不及放松神经好好享受,新的折磨又接踵而来了。这么多年过去,他几乎已经忘了过生日这回事了。


曲和拉他坐下,捧过一支装饰蜡烛笑道:“没办法了,用这个将就一下吧。”黄志雄乖乖吹了蜡烛,曲和便满意地为他切蛋糕去了。那蛋糕样子朴素极了,只是在蛋糕坯上抹了奶油,再摆了些水果上去,显然是曲和亲手做的。吃了蛋糕,接下来还有大餐,曲和还坚持要去煮面。黄志雄原本觉得有他亲手做的蛋糕已经足够,对方却执意要煮,还说长寿面必须要吃,不吃蛋糕也要吃,黄志雄只好随他去。


两个人吃得肚子滚圆回到客厅,可曲和准备的惊喜还没有结束。他先是递给黄志雄一只漂亮的纸袋,里面是一条暗红色的羊绒围巾。手感轻柔温暖,颜色低调雅致,显然是价值不菲的好东西。黄志雄想起那个晚上,曲和忽闪着他那双眼睛望着自己,提出要送自己一条围巾时的样子;又想起那之后他怎样狠狠地伤了这个人,一种混合了感动、歉疚、庆幸的感情汹涌着充满了胸膛,他不由得放下围巾,走向曲和。


曲和正背对着他,在CD机旁不知忙活着什么。黄志雄默默地从后面把他一把抱住,吓了他一跳。


音乐在这时响了起来。学音乐的人自然对音响设备要求颇高,音响里流淌出来的乐音逼真得好似乐手近在眼前演奏一般。黄志雄静听了一会儿,正觉得有几分熟悉,曲和已经在他怀里转过身来,有点不好意思地问他:“是不是有点过了?”


这曲子是黄志雄第一次留下听他拉琴时,曲和拉的那首曲子。没有其他乐器的衬托,唯有一把大提琴在独自吟唱,既悠扬,又难免显得有些单薄。市面上会有这种音乐CD出售吗?黄志雄忽然心中一动,轻轻问道:“这……是你拉的?”


怀里的人耳朵又红了。他把脸埋在黄志雄肩上,无言地点了点头。


黄志雄深深地舒了一口气,捧起曲和的脸,用像琴声一般缠绵的方式去吻他。越吻越觉得曲和整个人热得要烧起来了,黄志雄笑着放开他,与他额头相抵,抚着他的背。曲和闭着眼睛,像在回味,又像已经沉醉。黄志雄拥着他,在乐音里慢慢摇摆着身体,听见怀里的人问道:“你喜欢吗?我想做到最好……”


我当然喜欢。黄志雄心想。我爱你赋予我的一切,何况你这样用了心思,何况一切都这样完美。


太美好了,美好得胸腔里都泛起酸楚来。


黄志雄低声说:“你给我的太多了。”


可是你值得更多更好的。曲和心里想,脸上却换了有几分顽皮的笑:“你有一辈子来还呀。”


黄志雄没有回答,他微微笑着,重新吻上了曲和的双唇。


*注:借用东哥的生日12月22日



其三  猫


曲和带回家一个小小的不速之客。


一只深灰色的长毛大猫施施然踱进厨房,抬头审视了一番正在努力做饭的人类黄志雄,又四下张望一圈,悠闲地走开了。


……什么情况?


黄志雄回头瞪着站在门边憋笑的曲和,眼里写满了问号。


曲和说:“我当助教的课上有个学生,说家里出了些事,要把猫托给我照顾一个月。”


原来如此。房东老奶奶并没有说不能养宠物,况且只养一个月,那就养吧。两个大男人的生活里忽然就多添了一只小母猫。还是只颇有个性的猫。黄志雄当晚就发现了。


晚饭后照例是曲和练琴的时间。黄志雄走向自己平常坐的沙发——猫正大喇喇地躺在沙发上,那床常备给他用的毯子上。见他来了,只不过慢悠悠地抬头看看,眨了一下眼睛。


……又是什么情况?


黄志雄挤到猫旁边坐下,伸手去逗它,想把它逗烦了,自己就会走开了。谁知猫顺势抬起下巴让他来挠,还发出惬意的呼噜。黄志雄笑起来,回头问曲和:“不是说猫到了个新地方都会躲起来?这位也太淡定了。”


曲和在对面看得有趣,也凑过来摸猫的头顶:“听说这猫是我学生收养的,以前是流浪猫,在道上混过见过世面的。”


黄志雄却把他的手挡开:“拉你的琴去,小心它挠你。”又朝着猫用一种曲和从没听过的口气轻声说,“原来是位大姐头呀,失敬失敬。”


……这无比宠溺的口气是怎么回事,他可从来没这么对我说过话。


曲和被郁闷地打发走了,一边拨弄着琴弦一边冥思苦想,琴声里好像都带了点迷茫的味道。


两个大大咧咧的男人谁也没去管猫的大名是什么,从此启用了大姐头这个外号。


大姐头爱粘人,当晚就和黄志雄两个挤在同一张沙发上,暖乎乎地贴着他的大腿,一起欣赏大有前途的年轻大提琴家的现场演奏。第二天一大早就在两人卧室门外喵喵叫,一声比一声叫得高,把屋里的两个人都吵醒了。黄志雄听它叫个不停,担心地去开了门,谁知猫迅速从刚开了一道缝的门钻进卧室,一声也不闹了,开始在卧室里溜溜达达地巡视。


黄志雄只好回到床上。曲和迷迷糊糊地问:“几点了?”这时天刚蒙蒙亮,五点刚过,黄志雄轻声答了,把他往怀里揽了揽,叫他继续睡。


刚把被子盖好,黄志雄只觉自己这一侧的床垫沉了一沉,侧头一看,是大姐头悄无声息地跳上来了。他正困得要命,根本不理会;谁知大姐头巡视完了卧室别的地方,开始在床上视察。先是顺着床沿一路来到黄志雄枕边,一边打着呼噜,一边凑得离他的脸很近,连细小的鼻息都呼在他脸上了。黄志雄只是紧闭着眼睛不理。


大姐头对着黄志雄呼噜了半晌,终于走开了。踩着黄志雄的大腿来到两人中间,又踩着曲和的肚子来到床的另一侧。它是只大猫,体重相当可观,踩得两个人不由都睁开了眼睛面面相觑。大姐头沿着另一侧的床沿,像刚刚一样打着呼噜逼近曲和。曲和伸手去抚它,它就在曲和手上蹭来蹭去。


黄志雄轻声说:“你别理它,快睡觉。”拽着曲和的手掖回被子里。猫追着他的手想钻进被子,可惜没能成功。于是踩着曲和的胸口来到两人之间,这次它转了几个圈子卧了下来,努力挤来挤去,显然试图留在这里了。


……明明是两个人甜蜜地相拥而眠,忽然莫名其妙地插进来一只猫,什么情况?


曲和一边在心里模模糊糊地想着一边睡着了。除了有恋人温暖的怀抱,还有一只小火炉一样的猫挤在身边,今天的床上好像有点热。


※※※

大姐头真喵出镜!


估计不会有我三次元的熟人认出来吧……

文里写到的基本都是发生在她身上的真喵真事,不过她并不是大姐头,而是个特别能卖萌的小甜心❤

想她QAQ


评论(63)
热度(814)

© 小梅枝上东君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