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衍生】永团圆番外 莫如云易散

黄志雄x曲和


忍不住写一个,这种梗太老,不免俗套,仓促写就,看官见谅T T

发生在两个人在一起之后。

用番外补上一点点曲教授的过去。

袖底


愿你,你爱的人,爱你的人,俱都安好。



BGM:一生守候-王若琳


黄志雄是被闹钟吵醒的。


这有点不太寻常。曲和因为有早课,每天都设定好闹钟早起。但他的生物钟厉害得很,总是能比设定好的时间提早五分钟醒来,然后关掉闹钟,轻手轻脚起床,睡在旁边的黄志雄总是毫无察觉。所以早上醒来在被子里甜甜蜜蜜地缠绵这种事,也只有周末才能做。对此黄志雄表示不是很爽,但也没有办法。


今天早上闹钟响起来时,黄志雄迷茫了十秒钟,才反应过来应该是闹钟的声音。闹钟主人的脑袋埋在被子里,显然睡得正香,不愿被扰了清梦。这罕见的赖床样子虽然可爱极了,但黄志雄想着曲和近半个月来都为了系里一个重大演出忙得早出晚归,关键时刻可不能松懈。他先探手去曲和那一侧的床头柜上关了闹钟,再试图把他从被子里挖出来。


不知是不是因为被子里太暖和了,曲和整张脸都红扑扑的。他眼睛紧紧闭着,长睫毛像一对墨色的小扇子;因为被人从被窝里挖了出来,觉得冷了,就努力向着近旁的怀抱里靠。黄志雄看得心里爱怜横溢,不由得低头去亲他的眼睛。


嘴唇与皮肤相触,黄志雄才发觉他身上的温度比平时高得多。他忙去探曲和的额头,果然烫手得很。曲和不再是十几岁的小年轻,这些天他忙得休息不好,加上天气又冷,看来是感冒趁虚而入了。


黄志雄赶快把他用被子包好,先去厨房把昨晚剩下的白粥热了,又把医药箱翻出来,找了体温计和感冒药回到卧室。曲和不知何时已醒了,见他走来,神情恍惚地看过来:“……几点了?”声音哑哑的,一边把手探出被子伸向他。黄志雄把他手握住了,只觉温度灼人,忙把他的手塞回被子里,一边说:“别管几点了。你发烧了,今天就在家休息。”


曲和一听就皱起了眉毛,张嘴要反驳,先咳了几声。黄志雄说:“我去倒水来,你不许乱动。”正要离开,到底怕他不乖乖听话,先拿过体温计给他塞到嘴里,“含在舌下,等我回来。”


曲和叼着体温计,含含糊糊地说不清楚话。黄志雄笑起来,揉了一把他睡乱的头发,起身倒水去了。


电子体温计滴滴叫了两声,曲和正要自己把温度计拿出来看看温度,黄志雄已经回来了。于是曲和一抬下巴,一副坐等人伺候的样子。黄志雄笑着帮他取出温度计,看一眼上面的数字,又把脸一沉。曲和不由怯了,往被子里又缩了缩。


黄志雄说:“你先喝杯水,等下喝点粥再吃药。今天哪里也不许去。”见曲和又皱起眉毛,又补上一句,“我帮你给导师打电话请假,别担心了。”


他口吻强硬得很,曲和也确实觉得自己头重脚轻,全身都没什么力气,于是不再反驳了。乖乖喝了水,又简单吃了些早饭,休息了片刻,黄志雄便把药递来了。那药还是曲和出国时妈妈帮他准备的,此时托在男人宽厚的掌心递到眼前,令他忽然觉得身上虽然难受,但心里暖极了。黄志雄见他不接,忙问:“怎么了?头晕么?”


头确实是晕的,但曲和笑着摇摇头,接过药吃了。黄志雄松了口气,看着他重新躺下,帮他盖好被子,又说:“你睡一会儿,我就在这里陪你。”


曲和问:“你不去上班?”黄志雄摇头道:“今天不去了,在家里照顾你。”


曲和的眼皮已经重得几乎抬不起来,可听他这样说,还是把手伸出被子,对方的手指马上握住了他的。曲和轻轻捏了捏手里男人的手,低声道:“下午约了心理医生,不许不去。”迷蒙之中,只觉额上被人轻柔地抚过,黄志雄低柔的声音在耳边说:“你放心吧。”


于是他放心地任自己沉入黑甜的睡梦里。


这一觉睡得昏昏沉沉,待曲和口干舌燥,满身大汗地醒来,天已经黑了。他坐起身来,只觉得神清气爽了不少。床头柜上是黄志雄准备好的一大壶温水,他一连喝了三杯,才觉得干渴被舒缓了些。他用被子紧紧裹住了自己,望见卧室窗上凝了一层细细的水雾,路灯的光映着大片雪花不断在外落下,原来外面下雪了。


他忽然想起几年之前,也是这样一个昏暗的傍晚。他发着烧,早上仍然挣扎着去上课,回家来便一头倒在床上。他一个人和衣躺着,脸颊燥热,身上却冷得不住打颤,喉咙里干涸得像是随时可以燃烧起来。他实在无力起身去拿药,手边只摸得到手机。他下意识地在联络人里找到一个名字,拨了出去。


对方很快接起了电话,口气很是不耐烦:“有事吗?我马上有一个很重要的会,你有事赶快说。”


他沉默了片刻,尽力压下嗓音中的异样,告诉对方:“没什么事,你忙吧。”


那个此刻身处大洋彼岸的人,他的妻子,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


那时他独自守着他和妻子共同的房子与他们有名无实的婚姻,已经等了她两年有余。室外正在下着大雨,他握着暗下去的手机,定定望着窗上流淌的雨水痕迹,像是无数条泪痕划过眼中。


现在想来,那也许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令他终于下定决心结束这场闹剧一般的婚姻。


大门开关的声音把他从回忆里惊醒过来。有人走进房来,走动间还能听到塑料袋窸窸窣窣的声音。也许是人在病中更容易被瞬间脆弱的情绪驱使,曲和认出那人的脚步声,立刻掀开被子,连鞋也没穿就跑出卧室,直冲向那个男人。


黄志雄刚进门就见一个高瘦的人影直扑进自己怀抱,他完全是习惯性地抬手抱紧那人的腰——另一只手还拎着自己刚买回来的外卖。谁知曲和手脚并用缠在他身上,黄志雄脚下略微踉跄,老腰一挺,到底站稳了。曲和的笑声立刻在他耳边响了起来,他佯作斥责:“真冒失,闪了你哥我的腰怎么办?”


曲和却没说话,而是把脸颊在他颈侧蹭了蹭,清冽寒冷的气息袭上鼻尖。他撒娇一般地开口:“想你了嘛。”


这样的情话,曲和并非没说过,但这时语气中不知隐藏了些什么情绪,令黄志雄心头一酸,下意识放轻了声音:“怎么了?”


曲和在他脖子边上摇了摇头,抽了抽鼻子问:“什么香味?”


黄志雄笑了,微微侧过脸去吻他的耳侧:“我买了你喜欢的那家馆子的海鲜粥。老板听说你病了,还把自家炖的汤分了我一大碗给你吃。”摸摸他身上只穿着单薄的睡衣,又说,“你去添件衣服,我把吃的放好。”


曲和却不放手,又摇摇头:“我出了一身汗,先去洗澡。”


这次黄志雄笑出了声,把鼻子挨在曲和耳后的皮肤上:“我又不嫌弃你。”


男人的声音太过温柔,曲和莫名地湿了眼眶。他怕对方看见自己流泪会担心,把手臂收得更紧,脸也埋在他肩上。一片黑暗之中,只觉黄志雄吃力地屈膝,腿上的肌肉都在抖个不休;他把袋子放在地上,两手一起环抱着曲和,又费力地站直了。


曲和的赤脚有些冷,黄志雄的手臂有些发酸,但两人都希望这一刻时间静止,可以相拥到天长地久。


END


评论(91)
热度(1018)
  1. 涵酱小梅枝上东君信 转载了此文字
    嗷呜超甜

© 小梅枝上东君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