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衍生】永团圆(八)

黄志雄x曲和


在这个普天同炸的日子里放出这么不甜的一章,作者真是诶嘿嘿嘿嘿嘿嘿.

袖底同步更新中


BGM:我们不要伤心了-万芳



曲和很早就醒了。


他从未醉得这样厉害过,醒来时眼皮像是涂了胶水一样黏在一起,他用力睁开,两只眼睛酸痛得立刻泛了泪花。他抬手想去抹,却发现手臂动不了。


他被另一个人从背后紧紧抱着,丝毫动弹不得。


曲和大惊,拼命扭头去看。余光里只看得见那人半张脸,长长的睫毛垂在深色的黑眼圈上方,脸色憔悴。


黄志雄安安稳稳地抱着他睡着。清晨的阳光从没有拉上窗帘的窗外照进来,两人离得又近,对方脸上纤毫细节都清楚映在曲和眼中。他的呼吸一下一下扑在曲和颈后,吹得人脖子里有些冷,身上却热了起来,简直要冒出汗来。曲和的心跳渐渐急促得如同擂鼓,他尽量不出声地缓缓深呼吸,想让自己冷静。


曲和从未和一个同性动作如此亲密,但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不觉反感,反而在内心深处为两人难得的亲密暗暗欣喜。


但昨晚的记忆不甘寂寞地在他脑海里冒了出来。他心里有些乱,想着本来在昨天那样的争吵后,今天两人必定难免尴尬;现在还是这样的状态,真是让人更头疼了。


到底为什么会变成了这样……


他心里更成了一团乱麻,正在理也理不清的时候,忽然感觉黄志雄的手臂微微动了一下。曲和怕他是要醒了,下意识地闭起眼睛装睡。


其实黄志雄还未全然醒来。


刚刚从伊拉克回来的日子里,他还会做关于战场的噩梦,现在已经许久没有做过梦了。


如果不借助酒精,他几乎无法入睡;而酩酊大醉之后他会睡得像个死人一样,反而是醒后神志迷茫不清,若非脑袋里宿醉的疼痛时时撕扯,倒还更像做梦一点。


所以这个时候,他久违地恍惚知道自己在睡觉,躺在一片柔软温暖之中,仿佛身在云端。那些像怨灵一样纠缠着他的往日了无踪迹,他心里一片安然,只想就这样再睡下去,一直这样下去……


模模糊糊地,他感觉到臂弯里还有个人,背向着自己。这是……这是阿雨。一路找来科西嘉岛的阿雨。


啊……阿雨。他忽然全身一颤,好似被冷水兜头泼下,方才的心情全变作了苦涩。他想起来了,阿雨告诉他孩子没了,他们的孩子没了,是他害的……


”阿雨……阿雨……“他喃喃出声,念着她的名字。他想要对她说对不起,可是那三个字含在舌尖,他竟没有力气将它吐出。他曾经对她有多少爱意,如今就有多少歉意和愧疚,可是他的歉意和愧疚,又怎么抵得上她的痛苦的万一呢?


他的心早被酒精麻痹得久了,此时忽然像是恢复了知觉。悲伤的痛楚像是一把利刃刺在心口,他微微抖了起来,不由得收紧了双臂,将怀里那个人揽得更贴近自己。


这时他发现怀里的人并不是阿雨。他嗅到那个人身上的气味,和自己置身其中的云朵味道相同。这味道柔和又干净,他没意识到自己在深深地呼吸,想要把这味道更深地吸进自己肺里,让它充盈自己的四肢百骸……


闻着这股味道,他想起了另一个人,同时有低回婉转的乐音在他耳畔渐渐响起来了。是大提琴醇厚的声音,如同一只温和却有力的手,抚过他心头,奇迹般地缓和了他的痛。先前的舒适不但慢慢回来了,还唤醒了另一种久违的冲动。


他想要这股气息。他一直都想要这气息。他想将这味道、这味道的主人占为己有,永远永远在自己身边。他一面这样想着,一面睁开了眼睛。意识仍是朦胧的,只见到眼前短短的发梢扫在那个人后颈上。他凑上前去,轻轻吻了那一段脖颈,梦中的气息扑面而来,太过美好,令他想要尝一尝唇下温暖的皮肤是否也是同样的味道。


当滚烫的舌尖贴上那片细致的皮肤,怀中的人猛地一抖,黄志雄只觉腹下被他轻轻擦过,竟因他这一下颤抖,刹那间热了起来,叫他不由得挺腰向前,想更贴近那结实的臀部,一边试图再去吻那刚刚被他品尝过的地方。


然而下一个瞬间,怀里的人像是被烫着了一样,一跃而起离开了他的怀抱。


黄志雄这时才真的清醒了。他看着曲和急急跳下床去,落地时还踉跄了一下。黄志雄慌忙起身要去扶,对方已经退开一步,一手捂着后颈,耳朵整个红了,胸膛随着急促的呼吸剧烈起伏,显然是气极了。


黄志雄心里一片混乱,想着不管怎样该先道歉,可是一抬头就见曲和虽然怒容满面,但那双眼睛却渐渐红了,隐隐显出几分委屈的神色来。


黄志雄张了张口,什么也没说出来。曲和怒气冲冲瞪着他,忽然一转身走了,片刻后只听得他重重摔上了卫生间的门,自始至终什么也没说。


曲和冲进卫生间,摸索着把门锁扣上,却因为用力太猛擦伤了手指。他在盛怒之中,全然没有注意到手指上的剧痛,反而用那只手匆忙擦了擦眼睛。又去开了水龙头,把一捧捧冷水浇在自己脸上。凉意和宿醉的头痛一起袭来,他关上水龙头,胡乱抹着脸上的水,才发觉手指刺痛起来。


他抬头盯着镜子的自己。眼睛里满是血丝,红得触目惊心,他说服自己那是因为前一晚酒醉。


可是脖子后面被人亲吻过的地方好像还残留着轻柔的触感,他不由又拧开龙头,捧水去揉搓那处皮肉。冷水打湿他的衣领和背后的衣料,沿着背脊一路滚了下去,令他打了个寒战。


他开始苦恼了。毕竟被一个男人当作前妻占了点便宜这种事,虽然尴尬,可作为朋友似乎又不该太计较。他在这片刻间已经准备了好几个状似轻松的小玩笑,可以把这件事敷衍过去。然而现在他把衣服弄湿了,好像无法作为他并不介怀的佐证。


头太疼了。他慢慢在卫生间冰冷的瓷砖地上坐了下来,把脸埋在双膝之间,这下连裤子也打湿了,可他已经无暇顾及。他再压不住心里翻滚的酸苦情绪,只有任凭它把自己淹没。那些小玩笑他一个也想不起来了。现在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强迫自己相信,心里那刚刚萌芽就被扼杀的绮念,与这苦涩无关,也与膝盖处的水迹无关。否则他害怕自己再也无法坦然面对黄志雄。


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曲和模糊而绝望地想着,自己在这里坐得越久,就越难走出去面对外面那个人。可他聚集不起站起身的力气。


直到隐约传来一声大门被关上的声音,曲和猛地抬起头来。他侧耳静听了几秒钟,慌忙爬起来拉开门,跌跌撞撞地冲了出去。


卧室里的床被已经被整理好了。客厅里洒满阳光,地毯上昨晚散落的酒瓶也已经被清理了。


哪里也找不到黄志雄。他走了。


TBC

 

评论(62)
热度(869)

© 小梅枝上东君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