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衍生】永团圆(五)

黄志雄x曲和


一如既往谢谢大家的喜欢❤

多和我聊聊感想吧作者是枚热情的话唠(kkw歪头

袖底同步更新中


BGM:Stranger under my skin-陈奕迅


曲和带着黄志雄回到家里,见他头发衣服又被雨打湿,一边问他要不要洗澡,又不免想起初见那晚的事。黄志雄这一次却很乖,把装了酒的纸袋随地一放,接过曲和帮他准备好的毛巾与换洗衣物,就进浴室去了。曲和在外听着水声响起,才放心去厨房准备晚餐。


晚饭是前一晚曲和精心熬好的白粥,又炒了两样口味清淡的小菜。前一晚黄志雄走后,曲和上网查了酒精依赖的相关信息,想到当天的晚餐黄志雄吃得很少,也许是因为长期饮酒弄坏了他的肠胃,因此吃不下牛肉和生的蔬菜。他从没在厨艺上多花过心思,清粥小菜已是他能想到最养胃易消化的搭配。又给妈妈打了个电话求教,听说汤羹也是养人的,他对自己的手艺没什么信心,就又在网上订购了一只慢炖锅。曲妈妈在电话里半是打趣半是追问,一个劲儿想知道儿子为了谁这么用心,逼得他草草敷衍着就赶忙挂了电话。


现在曲和围着条簇新的围裙在厨房里忙碌,一边翻炒锅里的蔬菜,一边还得留神旁边小火加热着的粥,很有些手忙脚乱。而那个令他如此用心的人正穿了他的家居服,顶着一头湿发走出浴室。空气里是在异国他乡罕有的米香,黄志雄不由抽了抽鼻子,嗅着这久违的味道。曲和已端着粥从厨房出来,招呼他吃饭。黄志雄去自己带来的纸袋里拿了酒回到桌边,曲和已布置好了餐桌,正为两人各自舀出一小碗粥来。


那粥显然是花了时间文火慢熬出的。颗颗米粒已被熬化在粥里,米汤莹白,闪着油润润的光泽。香气随着热气氤氲蒸腾开来,虽只是一碗白粥,但已勾得人食指大动。加上另两道菜,这一桌晚饭尽管简单得很,却足见心思。黄志雄抬头去看曲和,那人一双溜圆乌亮的眼睛正难掩紧张地望着他,看来是想知道他对晚餐的评价。


于是黄志雄在对方的注视下舀了一匙粥送进嘴里。平心而论,大米是在法国买的,味道不过平平;粥放了一晚再加热,口感也打了折扣。只是那粥入口,先是清香充溢口中,待到沿着食道滑入胃里,只觉先是肠胃,继而手脚都暖了起来。与烈酒入肚时火焰燃过一样的烧灼感不同,只让人觉得五脏无处不熨帖舒适。他由衷赞了一句,曲和便又露出极灿烂的笑来,却只简单说了一句:“那你多吃一点。”


这两晚的菜色相差太大,黄志雄猜到曲和细心,不止发现他前一晚吃得很少,还不动声色地换了容易消化的白粥炒菜做晚餐。他心中感激,只觉一时间情绪好似温热的潮水,层层漫到胸口,令他微微有些呼吸不畅。他举筷要去夹菜,但筷子才一递出去,只见筷子尖不住抖动,仿佛握着它的人是个双手无力的老人。黄志雄不由侧目去看曲和,那人正埋头喝粥,并没有看见他的异状。


黄志雄的目光移回自己止不住颤抖的手上,感到温热的潮水悄无声息地退去了,留下一片凉意。他缓缓放下筷子,拧开酒瓶,灌下了一大口。他等待着双手的颤抖渐渐停止了,才转头去看餐桌另一侧坐着的人。


曲和抬起头,他因为刚刚喝过热粥,唇色比平时更为艳丽,上面还凝着晶亮的汤水,正睁圆了眼睛不解地看来;一看见黄志雄握在手里的酒瓶,眼里立刻蒙上一层黯淡,眉尾也稍稍垂了下来。


黄志雄低头看一眼手里的酒瓶,苦涩一笑。


“不喝手会抖,拿不了筷子。”


震颤。酒精依赖患者典型症状之一。资料中的字句掠过曲和脑海,他只能点一点头。黄志雄见他神色凝重,反而笑了一声,故作轻快地说道:“好几年了,惯了。没事的。”


曲和轻轻问道:“没想过要戒?”


黄志雄干脆地道:“不想。”


曲和皱起了眉毛。


黄志雄不去看他,又举起酒瓶喝了一口。曲和手臂一抬,像是想要拦下他的动作,但抬到一半便停在半空,又放了回去。黄志雄拿余光扫着他的举动,淡然说道:“我过去是雇佣兵,虽然好些年不上战场了,但要制住像你这样的,我一个能对付十个。”


这是黄志雄第一次提到他自己的事。曲和心里一动,想起自己曾经试图去拉他时对方那敏捷又紧张的反应。他感到笼罩在黄志雄身上的谜团也许可以在今天解开一些,连这句轻蔑的挑衅都没在意,而是顺着对方的话问:“你当过兵?”


“嗯。”黄志雄简短地应了一声,手里百无聊赖地把玩起了酒瓶盖,语气毫无波澜,“伊拉克。”


吐出这三个字,黄志雄的眼前仿佛就闪过当年的情景。鲜血泼溅在黄沙上,染出一片深棕色斑驳的样子;炮弹在不远处炸开,轰起的泥沙遮天蔽日,一时伸手不见五指的样子;好像立刻听见了机枪密集的射击声近在咫尺,和耳朵里永不停歇的耳鸣声……


啪嗒。他一时失神,瓶盖脱手掉了出去,咕噜噜滚远了。黄志雄便将两手紧紧交握,命令自己不能发抖。这一次曲和注意到了异常,他没敢动,也没出声,唯恐做出错误的反应,更加刺激到他。但黄志雄并没有看他,开始了平淡的叙述。


“我从小就想当兵,而且当了兵,法国身份问题也解决了。我就进了外籍兵团,跟他们去了伊拉克。战场上,我的小队遭遇了伏击,我们一边抵抗一边撤退。但一直跑不出那片沙漠,也等不来援军。战友一个个倒下,敌人越来越近,可我还在往前跑。我只想活着。我不管不顾地射击,打倒一切可疑的人,直到我发现……倒在我脚下的,是自己的战友。”


黄志雄短暂地停顿了一下,转头看向在震惊中说不出话的曲和:“我是个杀人凶手。这个,”他晃了晃手里的酒瓶,“是我逃离制裁的出路。”说罢举起酒瓶大口大口灌下小半瓶烈酒。


曲和盯着他的动作,艰难地说:“你可以接受心理治疗。”


“试过,没用。”黄志雄轻描淡写地道,一举酒瓶,“现在这个最管用。”


曲和低着头没说话。黄志雄说这样一番话,不仅是因为这几年独自在法国游荡,从没人能听他倾诉;也是因为感受到曲和那样纯粹的善意,不想对他有所隐瞒。他想等曲和抬起头来时,那双眼睛里会充满恐惧或鄙夷,无论是哪一种,他都不愿看见。于是他起身去把那地上的酒瓶盖捡回来,拧紧酒瓶,放回他装酒的纸袋里,抱起来要走。曲和忽然道:“你干什么去?”


黄志雄背向餐厅,从他的声音里听不出情绪,但没敢回头。曲和接着说:“你是不是要去随便找个地方,把你袋子里那几瓶酒都喝了,然后倒头醉死过去?”他语气很急很冲,黄志雄不能再置之不理,只得转过身来。


曲和浓黑的眉毛紧紧拧着,一双大眼睛微微泛红,正狠狠地瞪着黄志雄:“你让我听完了这些话,就想一走了之?”


黄志雄无言以对,他确实是这么想的。曲和霍然站了起来,猛吸一口气,那气势就像是马上要大发雷霆一番。可又重重一叹,终究放柔了声音。


“这粥我花了很久才熬好的,留下把饭吃完吧。”


黄志雄明白那是曲和的一片心意,这真的是一个难以拒绝的邀请。可他还是硬下心肠,说道:“真的不必为我费心。”


曲和的眉梢又垂了下来,露出一个真切的难过的表情。他低声说:“那天……你不是说在这里听琴,很踏实?你歪在沙发里,姿势那么别扭,可睡得那么香。”他从餐桌后走出来,小心地走到黄志雄身前,对方并没有后退,但转开了目光,回避与他对视。曲和端详着他脸上的神色,忽然感到自己似乎能读懂这些年深刻在黄志雄眉目间的悔恨和伤痛。他脱口道:“让我试着帮你,好不好?”


黄志雄别过头去,没有说话。片刻后才打破沉默,无奈道:“你又不是佛祖,渡不了天下人。”


曲和笑了起来:“我先积了你这份功德再说。”试着去拉黄志雄的手臂,黄志雄并没有反抗,但仍说道:“接近我对你没好处。”


曲和拉了他胳膊就走:“晚了。把酒放下,来帮我把粥热一热。”


TBC

 

评论(80)
热度(856)

© 小梅枝上东君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