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衍生】永团圆(四)

黄志雄x曲和


谢谢大家的点评和喜欢❤

这章略短,写得不太顺畅,伐开心

袖底同步更新中


BGM:心升明月-李健


室外的路面湿漉漉的,显然不久前下过一场短暂的雨。此时秋雨初霁,空气里带着潮湿的落叶气味,半轮月亮挂在夜空,周围是一圈毛茸茸的光圈,映着月下独行的人。


黄志雄缓慢地走着,脚下有些摇晃,但他对这种程度的醉意早就习以为常。他衣服单薄,雨后秋夜里的凉意直透进肌肤深处去,把他一点点从方才那温暖踏实的幻梦里拖出来。他回头去望,那个幻梦已化作不远处楼上的一扇窗,里面透出和月色一样毛茸茸的暖黄色灯光,屋内似乎重又响起了大提琴的乐音。他站在那里,举起酒瓶又咽下一口烈酒,并未冷冻过的酒液在这样的温度下已是极冷,令他觉得自己从内而外,重新凉透了。


酒是黄志雄的恶魔,也是他的救星。几年前他从硝烟和死亡的地狱里回到人间,试图像个平常人一样好好地继续生活,然而地狱里的恶鬼也尾随而至。它不像战场上的枪炮子弹一样伤害他的肉体,却把他的心放在悔疚的刀尖上凌迟。他可以用逃离来保护自己的爱人,但只能用酒精去麻痹自己的痛楚。


这些年他用微薄的救济金换来充饥的食物以及一瓶瓶廉价的烈酒,晚上有时能在收容所找到一个地方栖身,有时就在一处避风的门洞里捱过一晚。他一直没有固定的住处,因为没人愿意租房给一个酒鬼;他离开科西嘉岛,小心地躲避着曾经有过许多回忆的巴黎与马赛,像一个孤魂一样四处游荡。他麻木地活着,什么事都不去想不去感觉了。


现在想起那天在公园,也许是因为阳光太好了,让音乐格外有感染力。大提琴的音色分明是沉郁的,但旋律如此地欢欣明朗,不可阻挡地传进他的耳朵里。他往声音的来处望去,拉琴的人脸上洋溢着如此夺目的快乐和活力。看着他那个样子,黄志雄忽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和玩伴走在家乡的小路上。那地方漫山翠竹,春来时他们一起去竹林里挖笋,一路欢笑着嬉闹,他总把自己挖到的最嫩最漂亮的笋偷偷放进阿雨的小竹篮里……


琴声断了。他猛然从回忆中惊醒过来,恰好见到那个男人转开了目光。


黄志雄开始注意那个常来公园拉琴的年轻男人。那人的音乐总能翻搅起沉寂在他心底许久的往事,令它们重见天日。他感到那个人的琴声生生把包裹自己许多年的混沌撕开了一道裂缝,很痛,但同时又加以抚慰。好像那一次他在曲和家里睡着,对方的曲子太舒缓太安逸,沙发太软,炉火又太暖;他根本不记得是怎么睡着的,只知道从走上战场时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好好睡过一觉了。


这一晚黄志雄在一处桥洞下找到了一个可以令他蜷缩起来保暖的地方,但仍然冷得没能睡着。半夜里又下起雨来,他就着缠绵不绝的雨声慢慢喝完了手里那瓶酒,心里琢磨着是否应该放纵自己再回到那个幻梦里去。


第二天雨仍然时断时续地下着。天气不好的时候,公园里街头艺人们总是不出现的,曲和应该也不会在。但傍晚的时候,黄志雄去前一天买酒的小店买了酒,还是下意识地挪动脚步,来到那座公园。


曲和一个人站在平时艺人们聚集的地方发愣,撑着伞,一肩背着大提琴,另一肩上还挂着背包。他其实只比黄志雄小几岁,可这时看起来就像个新入学的大学生。黄志雄走过去,那人听到有人走近,回头看见是他,立刻就露出一个毫不掩饰的笑来,显得更像是大学生了,黄志雄也不由得回以浅笑。


曲和说:“我刚刚下课,过来看看。”其实他已经在这里站了一会儿了。下课时他看天色阴沉,想起黄志雄曾经在雨里瑟缩在他家楼下的样子,担心他在这样的天气里无处可去,又不知道怎样与他联系,只有到这个公园来。他一边决定至少要等到天黑,一边暗想自己办法太蠢。好在并没有等多久那个人就出现了。他索性再邀请对方来自己家里,说昨天既然说过了要再让黄志雄听音乐,可不能食言。


黄志雄昨天听曲和说起过自己的学校,知道从学校到他家,并不需要经过这个公园。曲和一定是特意绕路来等他的,却说是刚刚下课,连谎都说不圆。他感激对方无言的关怀,同样没有说破,而是接受了对方的邀请。曲和看起来很高兴,在暗沉沉的阴雨天里,也像是有阳光洒在他脸上。


如果是和这样的人一起,就算是梦,也想在梦醒前多沉迷一会儿吧。


TBC


评论(47)
热度(753)

© 小梅枝上东君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