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衍生】永团圆(二)

黄志雄x曲和


谢谢点赞点评的小伙伴们❤

之前忘了提,袖底同步更新中,两边都可以看哈~

其实这章是早就写好的,作者并没有日更的能耐(。


BGM:あなたに-玉置浩二


曲和来到一楼,开了大门。那人听见声音,懵懵懂懂地转头看来。门廊里的灯光下,只见他冻得脸上毫无血色,湿透的头发像凌乱的海藻一样贴在额头上。他紧紧环抱着双臂,臂弯里还夹着一只酒瓶。冷风吹进洞开的大门,曲和也不觉打了个寒噤,越发觉得不能让这个人就这样淋着雨呆在自己的楼下。


曲和用法语问:“你是不是找我有事?”那人缓慢地点了一下头,走进门洞里,曲和不由得后退几步,和他保持距离。那人觉察了,可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站住不动,从自己的衣服下面抽出了——曲和的乐谱。


曲和一下子愣住了,见他低着头递过乐谱,下意识伸手接了过来。乐谱触手温热,只有边角微微发潮发软,除了流浪汉递过来时碰过的地方有些水痕,竟然大致没有打湿,显然是这人一直贴身保管的缘故。曲和又是感动又是心疼,问道:“你为什么不来敲门?”


流浪汉不理他,也不打个招呼,回身就要走。曲和自己在门口才站了这片刻已经觉得身上发冷,怎能看着他就这么走回大雨里。他也不及多想,急忙踏上一步,一把拉住那人手臂,一边说:“先生等等!”


谁知他一拉住对方,立刻感觉那湿透的衣料底下的肌肉绷紧了。那人手臂猛地一弹,好似要来反擒住曲和的手臂,曲和吓了一大跳,立刻松了手。那人却像是自己控制住了原本的动作,也不看他,只是收回手臂,举起酒瓶灌了一大口。


曲和有些尴尬,觉得自己是冒犯了他,轻咳了一声:“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他指指楼上,“外面太冷了,你至少来我家暖和一下好吗?”


那人低头不语,好似在思考着这个提议的意图,或者是掂量着提出建议的这个人。最终他又点了点头,跟着曲和上了楼。


曲和把这个奇怪的陌生人迎进家门。楼上的房间里温暖如春,他却不住地发抖,身上的雨水从发梢衣角滴落下来。他显然是发现自己弄脏了曲和的地板,有点无措地不敢动弹,只是一动不动地站着。曲和便小心地问他:“你想洗个澡吗?”


他已经注意到那人刚刚拧开酒瓶盖时发颤的手指,烈酒的刺鼻气味,和他大口吞咽酒液时的样子。这人恐怕是个酒精依赖患者,而酒醉的人洗澡是很危险的。但又怕他着凉,既然难以两全,不如问问他本人的意思。


男人乖乖地又点了一次头,简直像曲和在幼儿园见过的那些孩子。每当有孩子哭了,他总得这样轻声细语地安慰,哄到后来,孩子们也是这样默不作声的乖乖样子。其实这个流浪汉比曲和还要高出些许,把他和幼儿园的孩子们联想到一起,曲和也觉有些不可思议。但还是不由得更加放和缓了语气,指给他浴室的方向,又找出自己几件大号的衣服供他替换。


在厨房加热洋葱汤时,曲和才想起自己是否做得有些过火。他虽然是个好人,但是从没想过会有一天邀请一个陌生的流浪汉回家。不光让他在家里洗澡,还让他换自己的衣服,现在甚至还准备起了晚饭。曲和一边用勺子搅着锅里香气四溢的汤,一边微笑起来。想来世上的事有因果,既然自己受了那么多新朋友的照顾,又何必吝啬这一点善意呢?


他正想着,听见浴室的门一响,接着是男人的脚步声走向了客厅。于是关了火,一面向外走去,一面说:“喝一点热汤暖暖吧,是我的邻居送的,很地道的……”话没说完,就见那人站在客厅里,还穿着湿衣服,正仰头饮尽他带来的酒瓶里最后一点酒。


从那人衣服上的褶皱痕迹看来,他是在浴室里草草拧干了衣服上的水便又穿上,没有动曲和的衣服。他喝干了酒,忽然转脸望向曲和,脸上不再是之前茫然的神色,而是一种异样的狂乱,眼睛亮得像要烧起来一样。曲和心下一紧,一时说不出话,那人已经把酒瓶随手一丢。厚实的玻璃酒瓶落在木头地板上,发出极大的响动,曲和不禁微微一震。


那男人却已经从房间的另一头过来了。他长腿迈开,几步就逼近曲和眼前;他闪电般快速地一伸手,钳住了曲和的手腕,同时沉声用法语问道:“你有酒吗?”


男人手上的力气太大,曲和的手腕钻心地疼。这变故来得太突然,曲和完全愣住了,男人却已经等不及,换了中文大吼道:“我问你有没有酒!”说话时烈酒的味道直喷到曲和脸上。


曲和说不出话,只能摇了摇头。他心里又是惊讶又是害怕,又后悔自己做事草率,又担心怎么摆脱这个酒鬼。谁知男人见他摇头,干脆地甩开他的手腕,一阵风一样地离开了。


这算怎么回事?曲和目瞪口呆了半晌,只得去收拾了酒瓶,见木地板被砸出个不小的坑,想着这个怕是要赔钱,更觉烦闷起来。


后来那男人再也没出现在曲和家的附近,他又忙着学习和演出的事,一连几天都没空去公园,就把这事渐渐淡忘了。等到演出结束,他去公园和朋友们重聚,立刻受到热烈欢迎。大家拉着他坐下,叫他必须一口气先拉三首曲子,不把这几天欠下的补上不算完。曲和笑着答应,果然拉起一支旋律悠扬的练习曲。


仿佛受到琴声召唤一般,那个暗色的人影又远远地出现了。曲和余光瞥见了他,只当作没看见,气定神闲地拉完曲子,又接上第二首第三首。拉完了又悠闲地往安娜身边坐下,听她和莱昂斗嘴。


安娜一回头见了他,凑过来小声说:“和,你是不是遇到麻烦了?”曲和看她一眼,少女的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忧色,旁边的莱昂也是一脸担忧。曲和见他们这样,只好问:“怎么了?”


安娜使个眼色:“那天盯着你的醉鬼,这几天每天都在公园里游荡。今天你来了 ,他马上就过来了。他一定是在等你。”


莱昂说:“和,要不要叫警察?”


曲和转头去看那个高高瘦瘦的男人。那人果然直直望着他的方向,但与他眼神一对,目光立刻躲躲闪闪起来,简直像个做坏事被发现了的孩子。他还穿着几天前的那套衣服,连上面的褶皱都还在,可见他生活落魄到了什么地步。曲和本打定了主意再不和这人扯上什么瓜葛,但见了他这个样子,到底还是免不了心软。


他对安娜和莱昂不便解释太多,只安抚了两句,便起身向那人走去。那人发觉了,倒也没有退缩,反倒迎上曲和的目光。


曲和走到他面前站定:“有事?”说的是中文。那天这人情急用中文大吼,曲和已经知道了他是中国人。


男人点点头,忽然深鞠了一躬,诚恳地道:“我必须为我那天的行为向您道歉。”他口吻彬彬有礼,普通话标准,语音颇有磁性,和他这副落拓的样子简直天差地别。


曲和没料到他有这样的举动,一怔之下,只说:“没事。”觉得自己的回答有些冷淡,又说,“您喜欢音乐?”


男人注视着曲和,曲和也打量着他。这人眉目如锋,鼻梁高挺,搭配上他的谈吐,越发令人觉得不像个流浪汉,曲和起了好奇心。


“也不算,”男人最后说,“喜欢你的大提琴。”


曲和想起他站在远处入神聆听的样子,笑了。他伸出右手:“他乡遇知音,是我的荣幸。我叫曲和。”


男人没有立刻回应,而是垂下目光,脸上的神情与曲和邀请他上楼时如出一辙,像是在忖度是否应该与另一个人进一步交往,又像是在考量这个人本身。最终他伸出手来与曲和握了握,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个极淡的笑容。


“黄志雄。”


TBC

 


评论(45)
热度(866)

© 小梅枝上东君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