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衍生】永团圆(一)

黄志雄x曲和


※ 感谢 @= ̄ω ̄=  姑娘授权脑洞❤

※ 私设醒目:志雄与阿雨分开后,独自在法国流浪,靠救济金勉强度日,没有固定居所。曲和离婚后和前妻一家没联系,没孩子。自学法语一年+,申请学校,赴法国深造。

※没去过法国,不懂音乐,如有bug请务必告知谢谢

※作者爱好诡异且废话多(kkw嫌弃脸


BGM: Killing Me Softly With His Song-Roberta Flack


曲和在租屋楼下那家小咖啡厅买完一杯咖啡,笑眯眯的老板娘又递出一个纸袋。他接过一看,里面是刚刚烤好的牛角包。他正要推辞,老板娘马上将脸一板,换上一副和曲母发怒时一模一样的表情,吓得他再不敢多说,匆匆朝柜台里挥了挥手,拿了东西去上课。


他来到法国已有两个星期。离开中国前他把妈妈好好安顿在了老家,又受了妈妈好一通嘱咐唠叨;想不到来到法国,租屋楼下那家咖啡厅的老板夫妇和他一见如故,老板娘简直像另一个妈妈一样,每天早上盯着他吃早餐,不然就假装生气。老板娘假生气时眉头一皱,和曲和妈妈不高兴的样子如出一辙,曲和一见就没了办法,只有乖乖听话。


他觉得自己来到异国他乡,忽然变得很幸运。一个人三十岁出头了才要开始一段新的人生,难免有些惴惴不安,但是遇见了许多好人。除了格外照顾他的老板夫妇,还有他的房东。那是个住在乡下的老太太,老太太想有个人帮忙照看城里的房子,又听说曲和是一个人来法求学的音乐生,先主动给房租打了个折扣,弄得曲和又是感动又是不好意思。他没课时喜欢在附近的街心公园与当地的街头艺人一起玩音乐,很快和一群有老有少的法国人打成一片。


他心情好,连手下的乐曲都带了几分跃动活泼。这一天傍晚阳光极好,曲和兴致更高,在公园里即兴奏出一段旋律,曲调跳脱欢快,红头发的安娜兴冲冲地拉着十九岁的少年莱昂跳起了舞,引得公园里散步的人们纷纷驻足。不知是谁大声吹了一声口哨,人们都笑着鼓起掌来。


就在那时,曲和第一次见到了那个人。


不过是随意一瞥间,透过围在身前的人群间的缝隙,他看见了一个高瘦的男人。他的目光从那人身上一扫,立刻被吸引住了——因为这个人看起来与眼前的情景太过格格不入了。他显然也在出神地聆听着曲和的演奏,却离其他那些享受着音乐的人们远远的。他一头黑发凌乱纠结地遮挡在眼前,叫人看不太清楚相貌,只能看出是个亚洲人。他身上穿着看不出本色的旧衣服,整个人站在阳光落叶组成的金色背景下,简直像这完美画面上缺失的色块。


大概是哪里来的流浪汉吧。曲和移开目光,心里有点为那人凄凉落魄的样子难过,手下欢快的乐曲戛然中断了。


第二天那人又出现在同一个地方。曲和原本坐在一旁,边听莱昂拉小提琴边翻阅手上的乐谱。学校里不久将会有一次小小的演出,他准备得很认真,谱子上密密麻麻的都是笔记。安娜悄无声息地凑到他身边偷看,过了一会儿,忽然碰碰他的胳膊:“和,有人一直盯着你看呢。”


他心不在焉地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是昨天那个流浪汉,不知何时来的,站的位置和昨天差不多。他仍是穿着那身颜色昏暗的衣服,手里比昨天多了大半瓶酒,确实是望着自己的方向的。安娜往曲和身后缩了缩,小声说:“别看啦,像是个醉鬼,有点吓人。”


像是为她这句话做注脚,那人就在这时提起酒瓶灌了一大口。曲和觉得不便一直看着人家,就回头向安娜打趣道:“也许是我的粉丝。”安娜摇摇头:“我今天来得早,他在这公园里呆了很久了,见你来了才走过来的。”


曲和听了,也不免有些忐忑。还没等他答话,莱昂已经停了演奏,跑过来问:“你们两个说什么呢?”曲和心知这小家伙暗恋安娜,安娜偏爱粘着自己,他就把这个漂洋过海来的中国帅哥当做了情敌,一见他俩说话就高度警惕。曲和只觉好玩,将乐谱一放,起身拍拍他的肩膀说:“在说你拉得越来越好了。”小伙子喜上眉梢,立刻挤到姑娘身边坐下,开始追问他俩到底是怎么夸奖他的。


曲和走远几步,让他们两个自己去聊。他扶过自己的琴,见两个年轻人言笑晏晏的样子,自然就奏出一段情意缠绵的曲子凑趣。大提琴的音色低回浑厚,那旋律又极是百转千回,确是令闻者心动。连远处的流浪汉都不由靠近了几步,令曲和得以看清他的脸。那人脸上是醉汉特有的茫然,可一双眼睛直直盯着曲和,不知是投入在音乐中了,还是别的什么。


曲和想起刚才安娜的话,心里越发多了些不安。他不想多留,正在琢磨用个什么借口提早离开,恰好这时头顶一凉,原来是下雨了。原本聚在一起的街头艺人们都忙乱着各自收拾东西,他也立刻匆忙收了琴,急急忙忙回家。


法国的秋天多雨,这场雨来势汹汹,曲和没带雨具,等他跑到家门口,身上已经湿透了;书包里的书本资料看来也都一同遭殃,只有大提琴收在琴盒里,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他回了房间,先查看了琴没有受损打湿,再点了壁炉,把书包里泡软了的书本和纸张一一掏出来,在壁炉前铺平烤干。谁知这一整理,才发现少了方才还翻看过的乐谱,想来是忘在公园里了。他从窗内向外张望,眼见雨越下越大,想来这本谱子就算找回来,那上面的笔记字迹也难以幸免了。


正觉无奈,一低头间,只见有个人影正蜷缩在楼下,挤在窄窄的屋檐下试图躲避一点风雨。再一细看,竟就是公园里那个流浪汉。曲和吓了一跳,下意识从窗前退开一步。他原本以为那不过是个怪人,谁知竟然一路尾随自己到家。这可怎么办才好?这样一来,索性连回公园去找乐谱的念头也一并打消,忙把窗帘拉好。


室外是凄风冷雨,室内倒是暖融融的。曲和去洗了个澡,暖暖和和地走出浴室,听着雨势丝毫不减,又想起那个怪人,到底还是觉得不安。躲在窗帘后往窗外一看,只见那个人还缩在檐下,在寒夜里瑟瑟发抖。


曲和一见,立刻掏出手机想要报警。再看他那个样子实在可怜,到底放下手机,随手套了件外衣出门。



TBC

评论(105)
热度(1772)

© 小梅枝上东君信 | Powered by LOFTER